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农村低压改造地头需增添一台变压器

2017-08-21 10:50文章来源:http://www.59457.com.cn/a/chanpin/2017/0821/9.html

上世纪八十年代,刚分了土地那会儿,把土地当孩子一样的呵护,细心地侍弄,为的是能丰产,小麦除了冬灌还要浇返青水,谷雨前后麦怀胎
 
水,立夏后的扬花水,还有抗干热风的麦黄水。特别是返青水后还要搂麦地,为的是保墒提地温,可事与愿违,那时的产量不高,亩产过千的年份
 
很少,还不如现在冬灌后的来年只浇一两次水,亩产过千也不是个事。主要是秸秆还田,底肥充足,虽是粗放的管理,效益感觉还行。毕竟都另有
 
工作,工夫钱也是成本啊。
  
  其实麦黄水是很重要的,麦田丰产全在芒种前后这几天,如遇干热风或是阵雨,麦子死熟就会减产,如浇了麦黄水能抗干热风,下点雨也典不
 
死麦子,成熟度会很好。另外麦收后墒情好可以直接种玉米,秋粮讲究早种一天早熟十日,可为玉米打下丰收基础。这样一举数得的麦黄水人们很
 
少浇了。原因是麦收季节多雷雨天气,讲究麦熟一晌龙口夺粮,浇了麦黄水赶上风雨,麦子容易倒伏,不利机收,糟蹋粮食,其损失不止上千,所
 
以对于浇不浇麦黄水纠结其中,不知孰轻孰重,就闹不清那头炕热了。农村低压改造地头需增添一台变压器
  
  提前的电脑上查看未来七天的天气预报,虽有弱的降水过程也许没事,还是决定破一下例,干冒风险赌一把浇麦黄水,毒日下苦熬一天,汗水
 
湿透衣衫又被烈日烤干。浇完地回到家中,顾不上吃饭打开电视看天气预报,居然说明后天有大雨,心中那个悔啊,北方连年干旱,我是喜雨的,
 
有雨的日子心中畅快。这一次啊,略有不同,怕是要学周郎妙计安天下,赔了夫人又折兵,花钱受罪买个比较大的损失了。诸葛一生唯谨慎,对付
 
周郎没问题,可遇上司马懿就险象环生了,六出祁山功不成,火烧葫芦谷又遇上大雨倾盆,也只有哀叹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了,我们种地的农民要与
 
老天周旋,还真的不易啊。
 
  江南普遍种植的桑树,在我们北方就很少见,不被大量种植,以前是地边地界有桑坡子,不让长大,用它来标明地界,互不侵犯。院子里就不
 
种植,因为桑与丧同音。记得初小时邻村上学,闲院里有一颗桑树,枝叶长出墙外,扒着墙头偷摘些吃,酸甜滋味食之不忘。知道那叫椹子。回家
 
说与大人听,父亲讲一故事很有意思。说当年刘秀被王莽追赶,只剩单骑,人困马乏,饥寒交迫,桑树下歇息,摘些椹子充饥,觉得美味异常。登
 
基坐殿后,派人给桑树挂牌子,以示表彰。去的人错把牌子挂在臭椿树上,把桑树肚皮都气破了。到现在椿树虽然枝叶奇臭,春花过后就长出翠绿
 
的牌子,洋洋自得,桑树的果实就一粒一粒的成熟后很容易破。有这样的故事,再吃椹子滋味就不同。
  
  自己有了土地后,忘不了椹子的美味,地头栽植一棵,没几年就碗口粗了。春夏之交树上挂满椹子,总有半个多月椹子在逐渐成熟。只要有时
 
间,每天可以吃,还吸引些看孩子的老人还有些放了学的孩子来摘,虽然踩倒些麦子受点损失,心中甚是欢喜,椹子的甜满足了自己还有大家。遗
 
憾的是去年,再不愿意也是没办法的事,桑树被锯倒了,那桑树看着不是很大,倒了就很粗,弄不动,只把
 
细的枝子弄回去等干了当柴烧,树干就放在那里,过些天有人说你那树没了,心里说丢了好,省得弄到家来总看着伤心。
  
  现在桑树多了,谁家也欢迎别人去摘吃,闲院的后边就有一棵,屋顶上摘也很方便,春夏之交,瓜果不多,椹子堪称第一水果,丰富人们的生
 
活。
  
  以前人们讲农事,说是闲话桑麻,讲究千里来做官为的吃和穿,当官的称衣食父母。衣还在食的前面,稻菽是食,桑麻就是衣了,桑树与人们
 
的生活息息相关,丝绸之路的贸易也离不开桑麻。孟浩然的诗里也有把酒话桑麻的句子。文人墨客说桑麻也就是农事,中医药讲椹子能滋阴补肝肾
 
。霜后桑叶能治体虚盗汗,那些咱就不管,感兴趣的是它的美味,每每吃的手指和嘴唇都红了方才罢休,体味那酸甜里面的幸福滋味。
  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工余饭后时光里读书是最好的消遣

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15-2017 真人现金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. 我们在此时要实现真人现金赌场娱乐的合作共赢的目标!